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行業 >

民居改成短租房缺監管 凌晨笑聲歌聲仍在繼續!

北京日報客戶端 | 2020-08-14 16:10:05

“親子主題”“北歐風情”“日式榻榻米”……在某民宿預約平臺上,一些開在居住小區中,頗具特點的民宿短租房備受歡迎,點評量及收藏量都很大。

近日,北京市發布《關于規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見稿)》。征求意見稿擬明確,小區業主將住宅對外短租經營的,應符合本小區管理規約或業主大會決定;無管理規約或業主大會決定的,應當取得本棟樓內其他業主的書面同意。

民居改成的短租房

開在居住小區中的民宿短租房,在為游客提供便利、為房東帶來收益的同時,也使其周圍居民不堪其擾。從清晨開始,樓道中便出現吵鬧聲和拉桿箱滑動的聲音。到了凌晨時分,笑聲、歌聲仍在繼續。民居搖身一變即可成為短租房,但在低準入門檻的背后,無證經營、缺少監管也讓短租房亂象叢生。

低準入

民居簡單布置后成短租房

姚家園路旁某小區中,一間短租房打出了“單間夢幻榻榻米”的招牌,以此吸引租客目光,每晚三百元的收費,與周圍的賓館相比,有著很強的性價比。一名租客在點評中寫道:“房間內配有炊具可以做飯,出行也方便。”

在多個民宿預約平臺中,類似的短租房用色彩艷麗的圖片與一句足以吸引眼球的廣告語招攬著客源。

“智能復式”“輕奢影音房”“波西米亞風”……以短租形式出現的民宿,日租金多集中在數百元至兩三千元間,租客可以根據地理位置、入住人數、入住需求等方面自行選擇。此類房源多開在居住小區中,由民居改造而成,通過裝修或軟裝布置,使房間具有不同風格,房間多以整套方式進行出租。

民居改成的短租房

張先生經營著四家民宿短租房,都開在居住小區中。其中一間40多平方米的房間被精心布置,房間中還拉起了彩燈,在床的周圍掛起了紗幔。他還為租客準備了做飯時使用的油及調料。他通過整租的方式租下房屋,再將房屋進行布置,使得房間看上去較為溫馨。將房源在民宿預約平臺上架后,時常有租客向他咨詢房屋的情況。“只要能滿足的,都能盡量按照客戶的需要去做。”

李女士曾在崇文門附近某小區中租下20多套民居,改造成民宿進行經營。該小區多為開間小戶型,地理位置較好所以房源較為搶手。很多房東都已與她合作多年,因為房源穩定,李女士也對一些房屋進行重新裝修,以求能夠提高租金。旺季期間,每間房屋的日租金可以達到五六百元。她也算了一筆賬,如果長租每間房月租金在6000元左右,但是如將其按民宿短租的方式出租,收益要高于長租方式。

疫情發生后,李女士的短租房受到了很大沖擊,多數都已通過賠付違約金的方式與房東解約。本想疫情緩解后再做經營,但是近期發布的關于短租房的相關通知,也讓她不敢輕易再整租房源用于短租房。“這個行業雖然進入的門檻比較低,有的房子只需要簡單布置一下,不需要二次裝修。但是很多掙的也是辛苦錢,也有淡旺季的時候,房子也有大段時間空置的時候。”

很任性

從早到晚吵鬧聲不絕于耳

“常在清晨的時候,就能聽到樓道拉動拉桿箱發出的聲音,還常有人大聲說話。”沈女士的所在的樓層便有一家民宿短租房,她也因此深受其擾。“這到底是居民樓還是賓館旅店?”

不僅僅常能看到陌生人進進出出,深夜的吵鬧聲更讓沈女士無法休息。近兩年,她所居住的小區中逐漸多了許多民宿短租房。一到暑假,常能看到帶著孩子的租客拉著行李箱進出小區,他們并非小區居民,而是假期來京游玩的游客,整潔的小區也開始變得嘈雜。“小區中的電梯、綠地、公共設施被使用的頻次增加,居住和生活環境也受到很大的影響。租客沒有樓門的門禁卡,民宿經營者會讓他們隨便按別人家的房號,要不說是‘送快遞的’要不說是‘忘帶卡了請幫忙’。我就被這樣騷擾過好幾次。”

除了房間外的吵鬧聲,短租房房間中也時常發出惱人的噪音。

“影音房”“投影儀”“高清影院”“轟趴之所”……一些民宿短租房為了吸引租客,在房間中安裝了投影屏幕和音響,可以在室內看電影大片。也有的民宿在此基礎上安裝了點歌系統,租客可以在房間中高歌一曲。“這樣的附加設施,可以讓民宿在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才能搶到更多客源。”一名民宿經營者表示,在房間裝修出不同風格后,軟裝和附加服務也十分重要。

市民周先生的鄰居就是一間由三居室改造成的短租房,除了有外地游客光顧這里外,更多的則是來到這里聚會的年輕人。“吃著喝著高興了,吵吵鬧鬧的已經不算什么了,最可怕的是唱歌,一折騰就沒頭兒了。”周先生根據多次經驗發現,只要租客點了《水手》這首歌,就已能看出他們的年齡了。“他們一般折騰不過半夜一點鐘。”

常有人半夜才入住,進屋后來回折騰,隔音效果又不太理想,周圍的鄰居生活都受到很大影響。垃圾也被隨意丟棄在樓道和電梯前的空地上。民宿經營者李女士所在的小區,業主群中常有業主對民宿提出意見,但是這樣的反對聲也在李女士和其他民宿經營者的辯解中被淹沒。“因為這個小區里,有大大小小十幾個民宿經營者,他們把持了很大一部分房子,剩下的也多是租戶,反對他們的聲音得不到更多人支持。”

缺監管

改房屋用途物業只能勸說

“不需要見面,到時候我把密碼發給你,你按照密碼開門進入就行了。”一名民宿經營者表示,通過平臺進行實名登記后,可以在當天直接入住。

記者調查發現,許多民宿雖然在訂房時進行登記,房間對入住人數也做了約定。但是在入住時是否為本人,到底為幾人入住都很難進行核對。許多房東都選擇將密碼入住當日發給租客,或者將進門卡和鑰匙放在某個位置,讓租客當日去指定位置自取。

對于小區中不斷進出的短租租客,一些居民正常的生活被打亂,小區業主常將反對的聲音反映至物業公司。“我們也只能上門勸勸,拿他們也沒什么好辦法。情況嚴重的,就跟業主打電話,請業主跟租客說說,但是有的業主也不配合。”羅先生的公司為多個小區提供物業服務,他也常能遇到類似的舉報,處置上也讓他時常犯難。“我們調解不了的,也有業主最后報警解決的。”

“我們這種做民宿的,自己不斷折騰房,目的就是短租給來旅游的人、來看病的人,也用不著執照,沒有遇到租客讓我們提供執照的。”李女士經營的民宿房并未辦理營業執照等相關手續,“這都是個人的房子,用不著那些手續。有時候社區會讓我們提供業主的授權書用于備案,我們也會跟業主打電話說一下情況?;旧蠘I主都會同意授權。”

記者調查發現,在多家以民宿為主的短租預約平臺中,欲將房屋掛在平臺進行經營,除需要填寫個人信息外,還需要填寫房屋地址、裝修程度等信息,并提供身份證、房產證或租賃合同,并不需要營業執照等證照。

北京大成律師事務所律師盧明生表示,在居民居住小區中進行民宿等短租房的經營,構成了營利行為。短租房經營不僅沒有取得相關證照,也缺少了相應的監管,會給消防、治安等方面帶來比較大的隱患,也讓被不斷侵擾的居民苦不堪言?!蛾P于規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見稿)》補上了對于短租房的定性不甚明確、監管缺位的問題,讓這個正在快速發展的行業得到一定的約束,讓其能夠更良性地發展,也讓短租房的經營和監管不再處于灰色地帶,減少短租房與周圍居民間矛盾的出現。

  • 標簽:短租房,民居

相關推薦

媒體焦點

福建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