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熱點 >

126天自駕37500公里 26歲貴州小伙花4.2萬環游中國大陸

北京青年報 | 2020-08-13 10:00:51

26歲貴州小伙唐遠剛,用126天自駕37500公里,花4.2萬環游中國大陸,完成自己的夢想。2019年6月26日,他從廣西東興出發,沿著沿邊公路開啟了一個人的旅程。4個月后,他從海南跨越瓊州海峽,回到夢開始的地方,用定位在自己走過的“雄雞圖”上畫下圓滿句號。那一刻已是夜晚,熱淚盈眶的唐遠剛在祖國水陸交匯點插上一面國旗,點亮車燈,連閃三下,向祖國致意。

前不久,他環中國大陸自駕的視頻在今日頭條、西瓜視頻、B站等視頻平臺火了,眾多網友被他走遍神州的真實記錄所感動,并且在他身上看到了堅忍不拔和勇往直前的精神,很多人說得最多的就是感謝:謝謝你替我完成了夢想。

中國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唐遠剛出生在貴州遵義的一個小山村,因為家境貧寒,他很小的時候爸爸就外出打工,年初走,年底回,循環往復。媽媽在家務農,帶著他和妹妹生活。

爸爸常年在外,父子倆相處的時間很少,只能通過電話聯系。爸爸總給他講起去過的地方,新疆克拉瑪依從小就深深留在他的腦海里,“坐火車要坐幾十個小時,幾天幾夜。”從沒有出過遠門的他對外面的世界感到非常好奇,經常在電話里纏著爸爸問,外面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樣。長大后他不再滿足于爸爸的講述,萌生了“中國那么大,我想去看看”的念頭。

大學時,唐遠剛毫不猶豫地選擇報考到河南鄭州,雖然第一次走出家鄉,可是看世界那粒種子越發在心中自由生長,他多么渴望有一天能夠走出去,親眼看一看自己的國家。

2017年畢業后,他先后到廣東、重慶工作了一年零三個月,因為從事的是偏科研的工作,這期間他強烈感到“越往后可能實現夢想的機會就越來越少”,于是果斷辭了職,開始盡心盡力籌備“自駕中國”。

回頭看,辭職真有點兒破釜沉舟,完全給自己斷了后路,“上大學打工掙的加上工作一年多下來,其實也沒攢多少錢”。他并非是一時沖動,覺得“既然要做,就不要半途而廢”。

萬事開頭難。雖然唐遠剛沒有跟家里要一分錢,但說服爸媽是必須要過的一道關。他辭職去做這些事情,其實家里面是不理解的,到后來看到他積極的行動,爸媽表示他想做什么事情,他們也會盡力支持。

在唐遠剛的記憶里,從小被放養的他,不管考學還是選專業、找工作,基本上都是靠自己。“上初中的時候,從我們家到鎮上是沒有公路的,要自己從家里帶著一些糧食、蔬菜,走路到鎮上去租一個房子住。”從初中開始他就要每天給自己做飯,也恰恰是這些生活經歷鍛煉了他獨立自主的能力,“遇到什么事首先想的是自己解決”。他先去考取駕照,緊接著買了一輛經濟型小轎車,之后又策劃了兩次試駕,一來練練手,二來看看能否完成一個人上路的計劃。

兩次自駕川藏、青藏心里有了底

環大陸自駕之前,唐遠剛從來沒有接觸過戶外駕駛,完全是自駕小白,怎樣降低成本,怎樣適應路況,需要買什么裝備,他都不懂。他知道這件事有很大的風險,為了做到“盡可能平平安安地回家”,便精心設計了兩次不同的試駕路線,為環中國做好充分的準備。

他先從貴州出發,途經四川、云南跑了一圈,那一段路都是高原,路途中不可能天天下館子吃,他就買了一套做飯的戶外工具。在這個過程當中,一件一件地去解決遇到的問題,積累下不少經驗。

跑完云貴川,休整了一個月后他又跑了一趟川藏線。這一趟跑下來,沒什么高原反應,讓他對自己的身體條件有了底,信心倍增。一個人在路上的各種經驗積累更為可貴,“像遇到爆胎就要學會自己動手,因為后面將要在無人區穿行,一旦出現這種問題,如果沒有上手經驗,到時候會非?;艁y。”

怎么會想到繞著中國大陸自駕一圈?唐遠剛笑言實際上這個想法一直存在,只不過一開始想的是要不要分幾次完成。川藏自駕一圈下來3000多公里,青藏一圈下來也是3000多公里,他心里踏實了,“如果中間不出現什么意外,我肯定能夠一次完成。”

青藏線自駕結束回到家已經是去年5月底了,唐遠剛用一個月的時間又重新仔細梳理計劃,完善裝備。他打定主意,“6月底一定要出發了,如果再晚一點到了東北那邊可能天氣就不是特別好了。”他還有一個最大的心愿,就是想在國慶節到達北京,到祖國的心臟頂禮膜拜。“我之前都沒有去過北京,正趕上70周年大慶,非常想去北京天安門走一走,看一看。我計算過幾遍,應該能趕上。”

揣著微薄的積蓄,帶著必勝的信心,唐遠剛從家鄉貴州遵義開到他選好的自駕起點:廣西東興山海相連地標廣場。之所以選擇那里作為起點,是因為“祖國的海岸線從這里開始,祖國的陸地邊防線也以這里為起點”。

2019年6月26日,唐遠剛出發了,車輪在沿邊公路上滾動,窗外的景色向后飛馳,他一邊按捺住激動的心情一邊給自己打氣:前方還有幾萬里的路,加油!

請你帶著我的夢想一起去完成

唐遠剛印象很深,才出發不久就發生了人生第一次車禍。那時他剛進入云南綠春縣,在一條彎道上,對面的車占道超車,直接把他的車撞到了路邊溝里,車的保險杠、前臉損毀得不忍目睹,萬幸的是人沒事。這對他來說打擊巨大,甚至有些泄氣,“畢竟沒走幾天就遭遇事故。”

交警判定了責任,叫了救援把車拉回綠春縣修理,因為等配件、鈑金噴漆,唐遠剛在那里耽擱了七天。在等待期間,他反復復盤這次事故,突然想開了,甚至有些感念及早遇到的第一次車禍。他覺得有很多事情不經歷就不知道怎樣去解決,這個過程使他學到很多東西,增加了經驗值,以便更順利地去完成后面的行程。

重新上路后他變得更加細心,“行前檢查車況,行車過程中注意速度和專注度。”他覺得當內心強大到可以戰勝一切恐懼與悲觀的時候,人在哪兒,希望就在哪兒。讓他感到神奇的是,之后再沒有發生過事故,只有一次在新疆無人區,因為粗心,輪胎被扎,換了備胎。

一個人在路上的吃住怎么解決?剛開始跑廣西、云南一段時是六七月份,天氣比較熱,他就把帳篷搭在車旁邊,住帳篷里面,還比較涼快。隔三四天,他會去賓館住一下,解決洗澡、洗衣服的問題。等自駕到西藏、新疆地區,有的地方比較冷,他就在車里把座椅放倒,鋪上“睡覺神器”——車載充氣床墊,美美睡上一覺。

唐遠剛在路上遇到最多的是幸運,尤其是那些經常出行的自駕達人會主動向他分享經驗。“我的充氣床就是在路上遇到的一個武漢人推薦的,轎車座椅放下去很不平,把這個充氣床墊鋪上就能睡得挺舒服。”

出發前,唐遠剛最擔心人與人之間的冷漠,可是真的走在路上,無論是網友,還是路上遇到的行人,給予他最多的都是鼓勵。更讓他感動的是,很多網友會想方設法幫助他,支持他。如果沒見到他更新社交媒體,就會擔心地留言問他到哪兒了。令他難忘的是,在羊卓雍措遇到了看他視頻的鄭大哥夫婦,對方認出他后請他吃了頓飯,因為聊得太嗨了,他開心到忘記拍照。

有一次防凍液報警,然而他又一時找不出什么原因,恰好又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地方。他發出求助信息后,沒想到網友們紛紛出招,有的讓他拍視頻發過去分析原因,有的跟他講怎么處理,最終順利排除了故障。一路上他得到過很多像這樣的切實幫助,“比如某個地方我不熟悉,剛好去過的人就會不厭其煩地給我講在那里要注意什么,甚至會去幫著打通一些渠道。”

唐遠剛一路都被溫暖和鼓勵包圍,讓他感到這是一個很有愛的世界。他能深刻體會到,其實很多人都有相同的夢想,但他們因為各種原因困在現實中走不出來,比如有的是上有老下有小,有的是上了年紀,但是他們“都會對你說一聲加油”。這種愛是沒有任何利益的,“可能他就是希望你能替他完成夢想”,有的人甚至對唐遠剛說,“你就是我,請你帶著我的夢想一起去完成。”

想把自己最真實的經歷展現出來

對唐遠剛來說,風景帶來的新鮮感很快會過去,真正考驗他的是“每天的重復”。他把日復一日一個人開車當成一種挑戰,他想磨煉一下自己的意志力。“就想看一下自己到底能不能堅持下來,到底能不能完成”。

出于成本考慮,唐遠剛幾乎全部都走國道,最大開銷就是油費,很少下館子,都是吃自己做的簡單飯菜。有一次燜的一小盆米飯沒有密封就放在了帳篷外面,結果第二天起來一看爬滿了密密麻麻的螞蟻,他告誡自己以后不能偷懶。

蚊蟲還好,遇到野生動物怎么辦?他一臉淡定:“遇到過蛇啊,沒事的,你不傷害它,它不會輕易亂動,除非你威脅到它了。我還在無人區遇到野狗,把自己的晚飯都給它吃了。”他甚至在西藏遇到郊狼,相互對望一眼,對方默默走開。最后怕的一次是在5231米海拔的地區,他在車里睡了一晚,第二天起來后發現車都凍住了,結了一層冰,好在人沒事。

讓唐遠剛出乎意料的是,一路的國道路況都挺好,水泥路少之又少,即便到了新疆羌塘無人區,也幾乎都是柏油馬路。偶爾因為凍土的原因,會有個別地方的路面不平。還有就是在穿漳江時,因為雨季發生泥石流把這一段路沖毀了。他覺得很多人為了博眼球,在網上說路修得怎么不好或者有車被困等等,故意夸大,誤導別人。

唐遠剛沒想到自己一個人環中國自駕的視頻火了。起初他本能地想記錄下全過程,方便以后還能回看,所以一開始也只是簡單地用一些剪輯軟件,并不知道怎么把幾個鏡頭合在一起。

隨著關注的人多了,他找來網上的教程開始自學,需要怎么拍、怎么剪、怎么拼接,邊學邊試。他還搜索很多別人拍得好的,反復研究摸索。白天利用走走停停的間隙盡量多拍些好的素材,晚上再用筆記本電腦剪輯發送。他越來越注重拍好這些視頻,想把自己最真實的經歷展現出來。

當幸福感慢慢有了,人會變得互相更融合

在路上非常多的人關心唐遠剛的安全,家人朋友也會提醒他,哪些地方很亂,千萬要小心。他笑言,這一圈下來特別明顯的體會是“我們國家的治安真的挺好”。一路上因為要做飯,唐遠剛經常會遇到缺水的情況,尤其在一些邊遠的少數民族地區,只能直接去敲人家的門要水,雖然彼此聽不懂對方說話,但是“他們都非常非常樂意去幫助你”。

像這樣的切身感受還有很多,往往會打消他心里原本的顧慮,他發現網上的一些消息并不是最新的,還停留在很多年之前,一旦真正走進去,能感受到實際的變化非常大。最讓他意外的是,東西部的差異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他感到各個地方的人,在自己的家鄉生活都挺開心。他在西藏時明顯能感受到,他們以前只能吃到最基本的當地的土產,現在那邊都已經很發達,也能接觸到一些想象不到的東西,要想吃個海鮮之類的,快遞都能送到。

在新疆,他了解到平時吃的蔬菜,以前當地人要到比較遠的鄉鎮去買,現在政府給他們修了很多房子,集中住在那里,買菜買東西都比較方便。他還看到那種單獨拉出去賣菜的車,也反映了當地生活水平的一個變化:以前想吃也買不到,現在路好了,車來車往,變得流通了,變得快捷了。

每當到達爸爸曾經待過的地方,唐遠剛都會興奮地跟他通視頻。爸爸說他2010年去新疆的時候,當地條件還不太好,唐遠剛告訴他現在村里都通了自來水,每次在當地人的房屋旁邊停下來,大人小孩一樣對他感到很好奇。

唐遠剛還告訴爸爸,他在獨庫公路上看到公路管理人員就住在像大桶一樣的房子里,一住好幾個月,負責路上的公廁衛生、信息聯絡等。晚上跟他們聊天時,那些管理員會跟他講很多當地的事,并且也都很樂意幫助他。父子倆在電話中會一邊感慨這些日新月異的變化,一邊感嘆當幸福感慢慢有了,人與人之間會變得更融合。

回到家中的他感到自己像變了個人

唐遠剛并不是一個能享受孤獨的人,一路獨行真的是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某個瞬間突然看到一個人,就會特別高興。

他記得非常清楚,從甘肅穿越沙漠到內蒙古時,車子駛過酒泉衛星發射中心,看到蒼茫大漠下的落日,那一瞬間他突然特別想家,情緒變得低落,甚至產生懷疑做這件事情到底有沒有意義?但他知道爸媽每天都在擔心,這時他絕不能給家里打電話,“我就唱唱歌,放松一下”。所幸后面越來越多人給他留言、互動,成為他路途上最重要的排解孤獨的方式。

讓唐遠剛遺憾的是,他沒能趕在10月1日當天到達北京天安門廣場。但是4天后飛奔到天安門廣場時,看著一派花團錦簇,他依然激動不已。后來他才知道,就算十一當天能趕到,也是看不了現場的。不過能以這種方式來到北京,讓唐遠剛感到特別值得回憶,“我以我自己的方式給祖國慶生了。”

2019年10月27日,唐遠剛走遍神州大地,順利回到夢開始的地方。他最欣慰的是,親眼看見了自己的祖國到底是什么樣子,知道了她真真正正的面貌。他覺得最大的收獲是現在無論做什么,都非常享受面對困難、解決問題的過程。

回到家中的唐遠剛感到自己像變了個人,“以前跟家里人會吵架,而且覺得這很平常,但現在會很珍惜他們。”一些想法也悄悄改變了,“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能拿金錢去衡量”。

最讓唐遠剛感到幸福的是,他在環中國的路上認識了女朋友,收獲了愛情。“她因為要去西藏,看到我的視頻就問我經驗,我就給她講了需要注意什么,準備什么東西。她也喜歡自駕,我們經常聊天,相互有了更多了解。”

環中國自駕回來后,緣分讓唐遠剛嘗到甜蜜的滋味,“我家在遵義,她家在重慶,離得不遠,開車三個小時到。我們見了面一聊感覺都挺好的,就又見了父母,確立了戀愛關系,開始交往。”

唐遠剛實現了從小種下的夢想,也找到了自己的興趣,并且想一直堅持下去。隨著視頻的廣泛傳播,網上也傳來一些刺耳的聲音,比如有人指責他拿著爸媽的錢出去逛,不負責任。他慢慢釋然,“每個人的經歷都不一樣,每個人的想法也都不一樣,解釋也沒有意義,珍惜每一個走進你生命里的人,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文/本報記者 李喆 )

  • 標簽:環游中國,貴州小伙,自駕

相關推薦

媒體焦點

福建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