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熱點 >

張玉環“無罪歸來”仍被孤立 同村人希望案件繼續追查真兇

裕順自媒體 | 2020-08-12 10:38:12

張玉環能“無罪歸來”,除卻宋小女的不離不棄,同村醫生張幼玲也是個“關鍵人物”。然而,讓張幼玲感到無奈的是,張玉環歸來后,只看到那么多記者來來往往,但是村子里沒有人愿意跟張玉環接觸,都依然認為他是個“殺人犯”。于此,張幼玲覺得,一定要打消村里人對張玉環的孤立,他要融入社會,這是必須解決的問題。

要知道,張幼玲所談論的問題,正是張玉環在余生需要面對的主要困境。坦白講,既然“被冤枉”已成事實,那么張玉環除卻要直面慘淡的人生,更為重要的就是如何融入未來的生活。雖然,我們給張玉環打上“重生的標簽”較為容易。但是,他要想真正融入社會,這確實也是個“大問題”。

從某種層面上而言,村子里的人不愿意跟張玉環接觸,這其實屬于“社會性的偏見”,與村民的品質沒什么絕對性的關系。因為,就當年的“殺童案”來講,至今沒有抓到真兇,而張玉環又被卷進去27年,這對于周鄰來講,總還是揮之不去的。

現在回到村子里邊,仍然受到別人的孤立,這個到底是什么原因呢?我們作為一個旁觀者,可以從以下幾個方面來考慮。

第一個方面,就是村民在心里接受上,還是需要一定的時間來作為緩沖才能夠實現的。作為同個村子的村民鄰居,他們在20多年前已經接受了張玉環已經是殺人犯的身份,想讓這些同村的村民鄰居一下子去改變20多年前已經接受的事實,那么對他們來說是需要時間去改變的,也是需要用時間去接受現在被判無罪回村的張玉環的。而且隨著時代的變遷,人們可能已經將張玉環曾經被判有罪的錯誤歷史當成了事實,對他們每個人家中都有相應的傳說,讓無論是真正經歷過這件事情的人,還是見證沒有見證過這件事情的人他們都可能將不是事實的故事而當成真實發生的行為。因此我們需要給當地的村民充足的時間去慢慢的沖淡,現在已經成為現實的故事,而不是將曾經的錯誤當成既定的事實。

第二個方面,張玉環和現在的村民還是有一定的隔閡的,因為長期待在被積壓的封閉的環境中,沒有足夠和現在村民去相處的時間,讓主人公和現在的村民,中間并沒有太多的溝通,讓村民對自己的了解越來越少,也讓自己對社會的了解越來越少,是雙方在時間的推移過程中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因此被孤立也是很容易被理解的。在張玉環本身方面還是應該積極地去和相關的人士去溝通澄清自己的現實,然后再由當地權威的接地氣的部門來向村民發布一些澄清的公告,以保證自己這么多年所受的名譽侵害,能夠在短時間得到澄清,以保證自己以后能夠正常的生活下去。而且作為該次事件的主人公,還是要積極地去面對生活,平常樂觀地去和周圍的人去聊天,然后再讓別人了解自己也是一個環節,是解決自己現在處境的重要方法。

第三個方面,還是要該事件的兇手說起。因為隨著事件已經過去20多年,而且到目前為止還沒有找到任何證據來表明該事件的真兇到底是誰,而且目前警方也沒有找到相關于曾兄的任何證據,那么該案件就相當于沒有找到真兇,而我們的主人公張玉環也是因為在20多年被誤當為真兇才被羈押的,所以從這個方面考慮就是因為沒有找到真兇,從而讓玉環在人們心中殺人兇手的那個形象還是繼續存在的。所以還是有必要找到兇手才可以徹底擺脫在別人心里的嫌疑。

總之,因為在20多年前,因為警方對張玉環案件的誤判,被羈押20多年,現在已經得到了改判,讓他已經得到了自由身,那么現在要做的事情就不僅僅只是再去追究曾經的對與錯,現在最主要的還是要想著如何正確樂觀的積極面對以后生活才是重中之重,雖然未經人苦不勸人善,但是生活是我們自己的,即使我們被別人孤立,被別人看不起我們都要正視自己的生活,積極樂觀的去過自己的生活,活出一個樣來讓別人看,才是我們每個人在生活中能做到的和應該做的事情。

  • 標簽:張玉環案,真兇,孤立

媒體焦點

福建快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