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機版 | 網站導航
觀察家網 互聯網 >

網上被人匿名詆毀追責平臺 網絡侵權處理機制將迎新變化

光明日報 | 2020-08-13 10:40:11

生活中,有人發現自己在某個網站上遭到了他人匿名的網絡誹謗和謾罵,已經達到了極大影響其聲譽的地步,遇到這種情況該如何處理呢?可以起訴網站平臺嗎?明年生效施行的民法典對規范平臺責任的“避風港”規則新增了規定,這些新增規定是出于怎樣的現實發展需要呢?網絡侵權處理機制會因此發生變化嗎?

●案例

大學教授丁先生發現有匿名用戶在某知名問答社區網站上對其進行惡意中傷及誹謗,丁先生認為這些不實言論已經嚴重侵害了他的名譽權,于是其向該網站平臺的運營者發送了要求刪除相應侵權內容的律師函,二十天后平臺仍未刪除誹謗內容,侵權內容的瀏覽量已達10萬以上,丁先生遂再次發律師函要求平臺刪除,然而三天后平臺只刪除了部分誹謗內容。丁先生遂將平臺訴至法院,要求平臺承擔侵權責任,平臺在收到訴訟材料后才刪除了剩余的誹謗內容。最終,法院認定平臺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處置侵權內容,應對損害擴大部分與誹謗內容發布者承擔連帶責任。

●法條

網絡用戶、網絡服務提供者利用網絡侵害他人民事權益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第一千一百九十四條)

網絡用戶利用網絡服務實施侵權行為的,權利人有權通知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刪除、屏蔽、斷開鏈接等必要措施。通知應當包括構成侵權的初步證據及權利人的真實身份信息。

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通知后,應當及時將該通知轉送相關網絡用戶,并根據構成侵權的初步證據和服務類型采取必要措施;未及時采取必要措施的,對損害的擴大部分與該網絡用戶承擔連帶責任。

權利人因錯誤通知造成網絡用戶或者網絡服務提供者損害的,應當承擔侵權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第一千一百九十五條)

網絡用戶接到轉送的通知后,可以向網絡服務提供者提交不存在侵權行為的聲明。聲明應當包括不存在侵權行為的初步證據及網絡用戶的真實身份信息。

網絡服務提供者接到聲明后,應當將該聲明轉送發出通知的權利人,并告知其可以向有關部門投訴或者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網絡服務提供者在轉送聲明到達權利人后的合理期限內,未收到權利人已經投訴或者提起訴訟通知的,應當及時終止所采取的措施。(第一千一百九十六條)

●專家說法

黎橋(浙江墾丁律師事務所律師)

網絡侵權處理機制將迎新變化

和前述案例一樣,當發現自己在網絡平臺上被人匿名詆毀,大部分人往往會先向平臺發出投訴通知并提出刪帖的訴求,希望平臺盡快刪除侵權信息源,以減少自身名譽的損害。如果平臺在收到通知后及時刪除了相應的侵權信息,即使該侵權后來被證實成立,平臺也不用為刪帖前的侵權事實擔責。但是如果平臺遲遲未刪帖,很多被侵權人會選擇尋求法律的救濟手段,起訴平臺要求其刪帖并承擔責任;如果法院認定平臺未刪帖是不合法的或者刪帖是不及時的,那么平臺應該對由此給被侵權人帶來的損害擴大部分與發布該侵權內容的平臺用戶一起承擔連帶責任。

法院判定網絡平臺在收到侵權投訴通知后的行為是否需要承擔平臺責任時依據的是法律中的“避風港”規則。為了平衡著作權人與網絡平臺之間的利益,做到既保護著作權的同時,又能促進信息的高效流動與傳播,我國通過《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在著作領域建立了俗稱“避風港”規則的“通知—刪除—反通知—恢復”機制。之后,我國的侵權責任法將“避風港”的“通知—刪除”規則從行政條例上升到了立法的層次,適用范圍更是從著作權擴大到了所有民事權益。

而今年頒布的民法典又以四個獨立卻成體系條文將“避風港”規則推到了一個新的高度。雖然民法典在本質上依然延續了先前立法對于“避風港”規則的堅守,但其吸取了網絡平臺履行“避風港”義務和法院司法裁判的經驗和反饋,增加了一些細節性的補充規定,這將使以“避風港”規則為基礎的網絡侵權處理機制運行得更加清晰、流暢、高效。在民法典的相關新增內容中,最大的突破是網絡服務提供者“根據構成侵權的初步證據和服務類型采取必要措施”,這意味著必要措施的多元化,這將與互聯網技術和商業模式日新月異的發展相適配。

另外,民法典第一千一百九十五條第三款的新增內容明確了不僅用戶有權因錯誤通知受償,作為網絡服務提供者的平臺也享有此項權利,該條款明確了權利人因錯誤通知將面對的追責,將使權利人更加審慎地對待自己將要發出的侵權通知,使“避風港”規則的運行更加穩定。

  • 標簽:網絡侵權,平臺,匿名詆毀

媒體焦點

福建快三